习大大亲临巴黎气候大会,能拯救被雾霾噎死的北京吗?

洋芋儿 |

这两天北京雾霾的新闻已经刷屏了,北京人民就像被抛弃在火星的马克·沃特尼一样,在靠幽默感坚强地活下去,我觉得这两天关于雾霾的故事倒是很像一个现代版的双城记,或者是现实版的《双塔奇谋》,因为这两天全世界的目光都锁定在欧洲的巴黎,来自全球80多个国家的首脑,包括我们的习大大都在巴黎参加2015年巴黎气候大会(以下简称COP21)。 习大大是11月29号坐飞机离开的北京,11月30号也就是大会开幕的当天,习大大刚做了一个开幕演讲,说“每个国家都有权根据本国利益寻求自己的解决办法。”,然后北京就不甘寂寞地爆出了雾霾新闻,势要和巴黎挣版面,这变相地表明我们没能“寻求到自己的解决办法”是不是啪啪打脸? 首先简单介绍一下巴黎气候大会,它的全称是《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二十一次缔约方会议,也许你更熟悉的名字是《京都议定书》,那是在COP3上制定的协议,其承诺于2012年到期,在之前的哥本哈根全球气候大会就是为了商讨京都议定书到期之后的后续方案,而这一次的巴黎气候大会是为了讨论2020年之后,也就是中国加入承诺之后的后续方案。

要说这次中国在巴黎大会上的关键地位,还要从上次哥本哈根说起,当时哥本哈根的关注焦点有两个:

一是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博弈,翻译过来就是美国和中国打嘴炮,其他国家在旁边站队顺便趁机谋利。回到2009年,大家都觉得让我减排就是赤裸裸地限制我发展,让发达国家在2050年前减排80%,还要拿出几千亿美金资助发展中国家的节能发展,无异于让他们直接在大腿上割肉,把大国席位直接让给发展中国家,而发展中国家如中国和印度的发展出路更是直接被端上餐桌,大家一起研究该切那一块,当时的中国是死活都不让步,不得不说中国在外交上该不让步的时候态度是强硬的,面对美国想占尽便宜的小算盘,我们的祖国也在不卑不亢地耍流氓:

“从道义上讲,中国有权力发展经济、继续增长,增加碳排放将不可避免。而且工业化国家将碳排放“外包”给了发展中国家——中国替西方购买者进行着大量碳密集型的的生产制造。作为消费者的国家应该对制造产品过程中产生的碳排放负责,而不是出口这些产品的国家。”

二是哥本哈根会议一开始是请了192个国家的环保部长,都是不敢拍板的人,谁在大会上让步了一点,就可能导致落后20年的经济,这么大的责任谁敢承担,所以会议变成了马拉松式的拉锯战,最后时段才将各国首脑请过去,当时胡都没出面,派了温去发表了个演讲,演讲原文在这(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09-12/19/content_12668033.htm ),懒得看的我大致给大家翻译一下,意思就是“我们已经很努力减排了诶,但这不是一天两天能做到的,反正我们没有钱,你们发达国家得先答应给我们援助资金,不然我们就各玩各的。 所以这一次巴黎气候大会学聪明了,一开始就直接邀请各国首脑,你不来就是你不关心全人类的未来,不关心我们的子孙后代,所以全世界80多个国家的首脑聚集在一个刚刚发生了恐怖袭击事件的城市,这首先就是传递了姿态,一是作为一国之首的胆识和勇气,二是我们这一次是带着诚意扑面而来的。而这次会议的焦点,你们猜对了,还是美国和中国(这次印度也有相当大的话语权)的利益之争,这次当然还加上了俄罗斯。

实际上大家不要觉得美国和欧洲怎么就重视节能减排,怎么就以全人类的发展为重了,每个国家都是打着自己的小算盘,重点还是国家的利益,奥巴马把此行作为他卸任前最重要的一次政治行动,只要这次大会他能推行自己上次没能通过的方案,他之前的无能就都不重要了。 普京干脆就是带着杀气去的,从他到了巴黎到现在完全没有谈过气候的问题,他在忙着攻击土耳其,几次谈话都是逼问土耳其是不是在跟IS买石油,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已经恼羞成怒,放出狠话说如果证实了土耳其跟IS买石油自己就辞职,问普京敢不敢这么做,印度这次是重头戏,它就相当于哥本哈根时期的中国,大家都盯着这块肥羊来讨论这次它的排放减多少,所以印度会死守阵地坚决不松口,而德国,大概是去给俄罗斯当翻译并劝架的(别闹)。

所以这本应是中国露脸的机会,因为哥本哈根之行中国就霸气侧漏,跟美国掐架,跟欧洲掐架,他们回去以后都暗搓搓地发通稿说中国代表团可傲慢了,一点都不关心人类的安危,这一次多家媒体也提前都发了类似中国态度主宰巴黎气候大会的新闻,比如BBC的《中国绿色转变是这次巴黎气候峰会可能成功的一个关键因素》,欧洲时报网的《从哥本哈根到巴黎:中国成为气候谈判的关键》,美国方面则是不肯让中国抢风头,华盛顿邮报在奥巴马启程之前发布了《巴黎大会已经是奥巴马的囊中之物》的通稿,习大大为了这次大会,提前一年就开始做准备,前段时间访美还去跟比尔盖茨谈论了气候问题。

所以大家可想而知,当北京爆出来雾霾新闻之后,西方国家肯定是要把握住这次机会来限制中国在巴黎大会上的话语权的:

《英国金融时报》非常不客气地起了个标题《COP21首脑会谈:巴黎和新德里快要被雾霾噎死了》

英国的《独立报》抓住了北京学校停课做新闻,大呼“北京的雾霾都阻止孩子接受教育了!”(这个口吻是不是让你想起了谁?);

美国的《国际财经时报》就在习大大做开幕演讲的同时发布了《在习近平主席参加巴黎大会时,北京被致命的雾霾噎住了喉咙》,文章说了,你们中国现在最埋汰(dirty)了,都怪你们这30年来爆炸式的一味求发展。

而法新社则做了详细的分析,说“中国已经要求几千家工厂停工,该国正在呛人的雾霾做斗争,周二其水平达到了安全标准的近24倍。这为该国参与巴黎气候谈判蒙上了阴影。”

在推特上许多港灿和藏独人士又开始浑水摸鱼借题发挥(和嘲笑)。

还有一组极具震撼力的图片在外网疯传,标题是《北京画卷:一座被致命雾霾噎住的城市》http://mashable.com/2015/12/01/beijing-smog-climate-talks/#hDA50EHCZaqI )。 外网形容北京的雾霾时,用的词非常统一,都少不了致死(hazardous)致命(deadly)噎住(choke),最有趣的一个词我觉得是“启示录”(Apocalypse),这个词在圣经中代表着最终审判,或者是世界末日,然后救世主(messiah)也就是耶稣来拯救世界,很多人发布了昨天和今天的北京对比照,戏称昨天就是北京的“审判日”,而今天它奇迹般地被拯救了。 “坚果兄弟”在推特上走红,#Beijingsmog的话题下被他刷屏,因为他前两天在北京搞起了名为《尘埃计划》的行为艺术,使用工业吸尘器为北京吸雾霾100天,然后带着这100天内收集到的灰尘到工厂做成了一块板砖,外网对他的形容词直接是“艺术家”或“game-changer”,而《财经时报》在报道他的故事的时候简单粗暴地用了一个标题《去你妈的空气污染》(Fxxk Air Pollution) 其实外媒关注中国的雾霾现象,也不过是一贯地黑中国,给中国在巴黎大会上的行动施加压力而已,国内媒体则是彻底放弃了,昨天关于雾霾的报道,已经不像前两年那样铺天盖地,这次更像是联手举行了“我的雾霾杯”优秀摄影作品及PS大赛,其中以朋友圈分赛场竞争尤为激烈。 广州日报说“不夸张地说,雾霾每年总要肆虐几次,受害的又何止是北京。但这一次北京遭受雾霾后,网上充斥的却是各种段子。好笑吗?也许好笑,但我看到的更多是无奈。一场雾霾,段子手的口水、围观者的笑声,反倒淹没了理性严肃的公共探讨。”

大家觉得这跟对国足的态度是不是很像,一开始它世界杯不出线,懂球帝们也是各种恨铁不成钢地骂主帅骂球员,后来发现,铁终究是铁,成不了钢,再说它不出线跟我的生活也没什么关系,我可以去看英超德甲,反正我们有钱可以去入股马竞可以买买买外援球员,有钱鲁尼都可以买,所以关心怎么解决国足问题不如关心怎么多赚钱,依然会写段子,但是只是为了娱乐我自己,而不是为了鞭策它去改变。

北京刚开始有雾霾的时候,大家也是各种真情实感的批评声和建议吵翻了天,但是并没有任何卵用,过两天雾霾走了大家的日子照常过,明年这个时候它还是回来,但是大家发现似乎自己也活的好好的,挺一挺就过去了,治理空气质量是国家的事,我该开车还是要开,冬天还是要给我供暖,所以还不如写写段子,挺一挺就过去了,大概是差不多的态度。

习大大在巴黎气候大会的开幕式上引用了雨果的“最大的决心会产生最高的智慧。”,并不是没有解决办法,是看大家是不是真的有“最大的决心”,最近我在读阿西莫夫的《神们自己》,里面的剧情大概是异曲同工,地球可以通过电子通道和平行宇宙进行物质交换,从此拥有了源源不绝的能源,即使每个人都知道这最终会导致毁灭,但是为了眼前的利益,谁也舍不得去关闭这个通道,因为自私是人类的通病。气候问题大概也是如此,是为了眼前的利益,还是为了更长远的未来,这本书引用了席勒在《圣女贞德》中的一句话“面对愚昧,神们自己也缄口不言”,我想我们现在的问题不是愚昧,而是太精明了,精明到明明大家都知道解决办法是什么,却都闭口不谈。

最后给足球狗们一个彩蛋,分享一个2013年的段子:

岩田聪,中年大叔的那一份热爱与温情

岩田聪,中年大叔的那一份热爱与温情

一张国字形的大脸,一卷中分的油发,还有一双温和而慈祥的眼睛,这是最后的岩田聪,没有人为他画像,可他似乎本就已经在我们的心中画下了他所想象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