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INSTINCTS

李楠 |

有些事情我们几乎天生就会,比如,小孩生下来就会吮吸。比如,我们很快会学会触摸和点击。

但是,有些就未必了。

比如 Business Insider 的 Gus Lubin 惊异于中国人对 iPhone 上的残疾人辅助功能 AssistiveTouch 的热爱。虽然,这些用户绝大多数没有残疾。

AssistiveTouch

而 Nokia 5800 时代的底部三按键仍然存在于今天的 Android 机上,我到认为还挺正常。

Nokia 5800

因为 Andy Rubin 从来不是一个交互上有追求的主儿。 2005 年,乔布斯在自家后院潜心研究电容触摸的时候, Android 的第一个版本,在开心地抄袭当时的全键盘设计。

全键盘

iPhone 横空出世,乔布斯联合前卫浴设计师 Jonathan Ive 阐释了「抽水马桶美学」:按键越少越好。

抽水马桶美学

业界震惊之余,其实没有谁考虑大屏下面,乔布斯说的是否还是对的。。。直到 iPhone 的屏幕尺寸一路狂奔,从 3.5 发展到了 5.5 。

iOS 上部导航的设计明显遇到了问题,而 Ive 给出的方案是从屏幕左边滑动 back 。今天这个版本的 iOS 已经普及,而你们真的喜欢这种方式?至少知乎日报的产品经理不这么想:从屏幕左边滑动,我们看到的是侧边栏。。。

侧边栏

我们如何可以兼顾「抽水马桶美学」的同时,给 back 一个方便的位置呢?

Google 和魅族的小圆点做了一些尝试。但是,「Andy Rubin 从来不是一个交互上有追求的主儿」。。。他直接把三按键塞进屏幕下边完事。。。当然,魅族的 Smartbar 也有一样的问题。

三大金刚键

后来,出现了 Smartbar 的自动隐藏和小圆点上划 back 的功能。问题是,面对大众用户,滑动操作不够直觉,总是个需要说明的高级功能。

整个手机业界在 back 这上面折腾了大概有十来年,最后的结论难道是:这三者,真的不可兼得?

未必。

明天,我们就可以 BACK TO INSTINCTS

602 Back to Instincts

为何 Apple Watch 是鸡肋

为何 Apple Watch 是鸡肋

本来,维持一台手机的电力已经够让人头疼了。。。人生苦短,何必每晚上床前,还要为一个苹果婊操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