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探访禅意音箱背后故事?

好文共享 |

七年前刘震云写了本小说,叫《一句顶一万句》;虽然当年这本书热度不亚于如今网剧欢乐颂,曾经在街边书摊上也有过一面之缘,但正经仔细吃这本书,还是去年的事。同样也是在七年前,魅族用第一款手机 M8,跨出了从音乐 MP3 厂商转型到手机厂商的第一步。

上周,魅族在美国众筹市场推出音箱 Gravity;从音频到手机再到音频,看起来是一句话,背后也藏着一万句。

左为音箱设计师坪井浩尚,右为李楠

本次新浪独家专访的,是魅族李楠和 Gravity 音箱设计师坪井浩尚。要谈的事,是:魅族请来了一位日本著名设计师,打造了一款颇具禅意的悬浮音箱,并把这款产品放到了美国众筹市场。把这句话拆解开,我们得到了一个不一样的故事。

Gravity悬浮音箱实拍图

一、一个本该做和尚的设计师

Gravity 悬浮音箱由日本知名设计师坪井浩尚设计主理,在看过作品以后你当然极有可能对这个名字印象深刻。但名字和作品以后,这位年轻设计师却有着另外一重身份——“和尚”。

出身于僧侣家庭的坪井,人生最初规划是“做一名和尚”;在家族愿望和人生目标多次博弈以后,这位年轻设计师选择在 24 岁学期结束时,在寺庙定居一段时间。这个故事之外,我们还需要补充另外一点,坪井有个哥哥,如今在寺庙里虔诚修行着。

认真的有些稚气,而立之年的坪井总给人有些“孩子气”的感觉,在问及“如何评价自己的僧侣生活时”,这位大男孩猛笑了一阵子,并总结到“僧侣生活是很苦的、如果有机会我也不会再去选择那样的生活”。这种答案往往和提问的时候有千差万别;不过坪井坦言,修行对于如今的设计是有着不少影响。

“电梯、汽车,可能站在正常人视野里这些东西都是习以为常的,但可能对于佛教来说一切就都不一样了。因缘这个词在佛教里有很重要的地位,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人与物的联系,这一点也是佛学对日本设计中禅文化的影响。我们会考虑产品和空间、和人之间的关系,所有细节都不应该是‘理所应当’而是’需要推敲和拆解改造的’。”

这种“不一样的视角”,坪井戏称为“基本上像如果把你关到局子里去,你看世界也会变得不一样”,可见传统的修行在这个八零后眼中是多么的“恐怖”。虽然日常生活里你仍然能看到“禅”对这位年轻人的影响:客人来了点一个线香,能让大家闻到香味,集中精神;每天会坐禅,坐在那里冥想。

二、七年以前,魅族是个音乐品牌

访谈至此,我们似乎忽略李楠的存在,身为魅族科技副总裁,今天他的另一个身份是翻译。提到魅族和坪井的因缘,他的话才多了起来。

“魅族是一个音乐品牌”不曾刻意强调,但这样的说法在对话出现了三次。虽然在美国市场最先推出的是悬浮音箱 Gravity 令外界有些捉摸不透,但在李楠看来“魅族最早就是个音乐品牌,只不过这几年做手机比较多,大家就渐渐忽略了另外一个属性”。

“我们在众多音乐配件里面选择音箱,主要原因是它最容易体现设计感”,因此魅族在 2014 年开始就着手寻找优秀的设计师,这个项目的负责人吴璨和她的团队最终才得以和坪井合作。在这次双向选择中,魅族看中坪井的设计才华;坪井则认为“魅族是一个重视设计的团队,因此,在团队里有更多贡献可做,双方沟通效率很高”。

以事实为例,坪井表示“最开始出了一个设计,经过很多讨论和修改,改出了第二个设计。针对这版设计又大概提供了四到五个设计方向,最后 pass 了其中的四个,剩下的一个。这一个又经过了 N 轮的修改,最后大家看到那个东西之后说“天呢,还是最初的那个最棒,我们再重新做回去”。

在这种一拍即合下,现在我们看到的似乎只是 Gravity 外观设计的一部分。李楠在描述的时候透露了另外一些值得期待的部分:“我们对它的音质的要求和对它功能交互上的要求也是要求它做得更好,设计感并不应该仅仅体现在看起来这个层面”

三、市场和设计的内在联系

和设计师合作、登陆美国市场,这可能是魅族 Gravity 音箱在美国众筹最重要的两个标签。我们先说后者,因为更复杂一些。

“要想在国际化市场扎根,你需要拥有的是国际化的设计、国际化的产品、国际化的营销、最后才是销售团队”,这一点无论是手机还是音箱,都高度相似。至于为什么不是手机?因为一向喜欢对消费者表达观点的魅族,发觉美国的公开销售市场依旧没有达到30%、40%(美国运营商捆绑销售占销量比重极高)。

所以在这个时候,拿出魅族音乐这张底牌、用自己擅长的部分去磨合团队、指定新的标准,树立新市场品牌形象,无疑是一举多得。所以回过头来看,设计师合作这种形式,也成了“国际化设计”中的必要一环。

对于设计感,李楠放出了更多值得猜想的部分。在中国制造这样的大环境下,made and design in Asia 是魅族新口号之一。亚洲的设计、中国的制造、最终要完成在欧洲的销售。此次坪井设计的 Gravity 音箱无疑是一个样板。这个样板在上一段是为了“美国国际化市场存在”,但同时也是为未来更多产品打造的雏形。“把每一个东西都做得很有设计感,但可能并不如你想象的如此之贵;至于设计抄袭现象,魅族能做的事情就是:你抄我,你对我是最好的赞美 ”。

  尾声:

虽然在这次访谈中魅族依旧没有给出“产品是否会在国内发售的准确答案”。但这似乎并不是重点问题。雷军在多个公开场合强调“要打造一个品牌,那里你能找到你想要的大部分商品,他们不很贵,但是品质是让你放心的”;老罗和他的情怀在告诉你“我们可能会需要一些贵一点的产品、而不是工业设计粗糙的产品”。这可能是未来中国在工业制造商你指的期待的一点——让生活细节更丰富和美好一些。(王迪)


当科技遇上禅意

当科技遇上禅意

如何评价魅族正在 indiegogo 众筹的 Gravity 音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