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打飞机,发改委说他们还想治理雾霾

Ethan Yang |

十二月十五号下午,国家发改委发布了这则消息: 先大概翻译一下发改委的话:现在环境污染严重,你们这帮小老百姓不也老抱怨雾霾吗?现在国际油价那么低,我们就不跟着资本主义降了。之后要是形势不错,兴许还能涨涨,毕竟市场经济嘛,价格高了需求就少了对不对?需求少了那么尾气排放也少了对不对?这样环境不就好了对不对?所以我们这次就不跟跌了啊。

然后,发改委的微博就炸了。 热评的赞都比原Po多,心疼。网红混成这样也是很可怜······

发改委的『去污粉』不是真的去污粉

发改委这一席话能在网上激起千层浪,也是因为有近期国际油价连续下挫作为背景。引用《金融时报》的消息:

进入12月份以来,国际原油价格持续大幅下跌。作为国际基准的隔夜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由2011年高点的每桶130美元,下跌至目前的每桶36美元左右,跌幅达到70%,创近7年新低。

进入十二月以后,群众都在翘首以盼,等着发改委下调油价。但谁知道,发改委搬出了雾霾背锅,停掉了油价调整机制。

网友们自然不傻。根据新浪新闻的调查显示,在两万七千名受访者中,有89.1%的网友支持『反对暂缓油价下调,油价与空气无关』这一观点,而大众也有充分的理由不买账。

首先,我们考虑一下油价价格和环境污染的问题。发改委的逻辑是这样:从环境保护出发,机动车尾气排放是污染源之一,所以我们要减少尾气排放。而不降价有利于控制市场需求,所以发改委希望来通过市场作用控制尾气排放水平。从而缓解环境问题。这中间有几个关节点环境污染和机动车尾气,机动车尾气与汽油的关系,汽油消费量与价格的关系。在这里,我们只拷问一个环节:

油价停止下调,真的会减少人们的用车量吗?

现实效果很可能并不像发改委想的那么大。

对于有车的人来说,汽油成为了一种生活必需品。而必需品的消费量与价格涨跌的相关性大小,是值得仔细研究的。那些有车的人,并不会因为汽油降了一点而牟足了劲开着车满街乱跑,也不会因为油价上调了一些就开始把车扔家里积灰。

在真正的现实之中,车主往往不会因为油价上涨而显著降低自己的用车频率(绝对没有限行影响大)。也不会因为油价下调就毫无目的地开车乱窜。近十年来高油价与低油价都在不同时期出现过,但是汽车保有量一直在稳定增加。因此,油价与成品油的消费量或许是有相关性的,但是这个相关性并不足以成为发改委以停止调价的理由,也不可能对环境保护有所贡献。

更重要的是,现在的政策是『鼓励购车』。国庆才开始车辆购置税减半。一方面刺激消费鼓励买车,一方面声称保护环境而不让油价虽市场调整。这是强行产羊,再强行刮羊毛啊。

涨时与国际接轨,跌时有特殊国情

发改委长期以来负责规定国内成品油的定价。让油价与国际接轨,市场发挥调控油价的作用一直是定价机制改革的大方向。在近几年,成品油价格也基本上是参考国际油价涨跌来对油价进行规定的。令人诟病的制度性特点在于其具有滞后性(十来天改一次),这是政府干预定价市场必然出现的现象,这里按下不表。

而这一次,发改委自己开起了倒车,主动干预了成品油定价机制的运行,还打着『保护环境』和『完善机制』的名号······这个流氓就耍得太失水准了。之前,我们可都是靠收税来抵抗降价的啊。比如今年年初,政府四十五天内连续三次上调了成品油消费税,引用《国际金融时报》的消息:

去年11月28日,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联合发出通知,经国务院批准,调整成品油等部分产品消费税。具体看,这次调整实现了“五减一增”,即取消小排量摩托车、汽车轮胎、酒精等产品的消费税,适当提高成品油消费税。本次调整拉开了消费税连续上涨的序幕。去年12月12日,中国国税总局和国家财政部联合发出通知,第二次上调成品油消费税。1月13日,成品油消费税单位税额真迎来第三次提高。短短45天内,成品油消费税就实现了「跨越」。

去年这个时候趁机涨税,今年不能再这么玩了,索性直接发个声明就停了调价机制。而这样随意的暂缓调价机制,也引得人们对这个定价机制本身产生了质疑,比如微博网友@荣建 2001 就提出了疑问:

更何况相比08年,随着人民币升值,油价应该进一步降低才对。但现实却并不如此,因此有人对定价机制产生质疑,也是再自然不过。

而以发改委现在的所作所为,完全就是在说——他们根本不在意『机制』这回事。

公权力是否在消费『环境问题』?

发改委不降油价,让环境问题背了锅,并因此中止了现有的油价调整机制。这一方面,是不尊重自己定下的规则,毫无契约精神可言。另一方面,又是对『环境污染』这个社会问题的消费。

环境污染在当下社会是个宏大的问题,需要通过投入持续而系统的努力来解决。绝不是一个部门临时出一个文件就能搞定的。没有各方面乃至全社会的配合,根本不可能成气候。发改委的这个通知出来之后,其真正的功效,恐怕要打一个大问号。

而发改委这么做,是否经过科学调研?这是否在发改委的职能范围之内?依据是什么?这些问题发改委不说解决,究竟有没有思考过都是问题。更何况,真正能够改善环境的举措,比如提高成品油的环保指标,却并没有出台实施。更让人质疑发改委的动机是否真的是为了保护环境。

因此,这种公权力不负责任的『治理环境』是对现在『雾霾』等环境污染问题的消费。今天发改委为了保护环境说不降油价,可能明天就有别的部门开始自作主张地收『雾霾费』。『环境污染』成为新时代巧立名目的借口。毕竟保护环境是政治正确,没人怀疑这件事的重要性。但如果公权力不断消费『环境污染』,公众也不傻,自然能看出来相关政策是否真的有成效。如果公权力无限度地透支自己的信用,只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最后在真正需要与大众合作,共同治理环境的时候遇阻。这样下去,最后的输家,必然是整个社会。

从影像店伙计到超一线导演,关于「八恶人」昆汀的八个故事

从影像店伙计到超一线导演,关于「八恶人」昆汀的八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