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回应避税质疑,这世界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污!

洋芋儿 |

今天马克·扎克伯格在Facebook的个人主页上发表声明,回应了关于此前为了庆祝女儿降生进行慈善捐赠而被质疑的避税优惠问题。

““陈-扎克伯格项目”按照有限责任公司,而非传统基金会的方式成立。这让我们能够通过资助非营利组织、做私人投资,以及参与政策辩论等方式,实现我们的使命。所有这些方式,目的都是为了积极地参与到那些需要解决问题的领域中去。此外,所有投资净利都会被用于推进这一使命。

使用有限责任公司方式而非传统基金会,在把股票转移至“陈-扎克伯格项目”时,我们不会获得任何税收优惠,但却可以更加灵活有效的完成我们的使命。事实上,如果我们把股票转移至传统基金会,我们可以直接享受税收优惠,使用LLC则不能。另外,和其他人一样,当有限责任公司出售我们的股票时,我们也会缴纳资本利得税。”

这篇声明没有打一点官腔,除了介绍“陈-扎克伯格项目”即将涉及的慈善领域,就是直截了当地回复了避税指责(看一下这两段画出来的几句话):选择LLC纯粹是为了更好地做慈善,要是真有避税之心就会选择其他更好的方法了。

以防有翻译错误,这个是原文:

The Chan Zuckerberg Initiative is structured as an LLC rather than a traditional foundation. This enables us to pursue our mission by funding non-profit organizations, making private investments and participating in policy debates -- in each case with the goal of generating a positive impact in areas of great need. Any net profits from investments will also be used to advance this mission.By using an LLC instead of a traditional foundation, we receive no tax benefit from transferring our shares to the Chan Zuckerberg Initiative, but we gain flexibility to execute our mission more effectively. In fact, if we transferred our shares to a traditional foundation, then we would have received an immediate tax benefit, but by using an LLC we do not. And just like everyone else, we will pay capital gains taxes when our shares are sold by the LLC.

小马会出面回复,主要是因为《纽约时报》和《华尔街时报》都对小马这种做法提出了质疑,因为这会让他在转移股票(资金转入或转出有限责任公司)时享受避税优惠。

关于小马捐赠的讨论在知乎的风向也是如此,给大家看最开始的几个评论最高的回答: (截取的两条是最开始的内容,后来答主有过修改,引用只为了反映最初大家的态度,不针对任何人)

其实大多数的知乎er对避税优惠、慈善信托这几个概念应该是陌生的,在新闻刚爆出来的时候国内媒体(包括使用的那张温情的配图)都是在烘托小马的善举,而“马克扎克伯格捐赠就是为了避税”的一发出来,大家就“恍然大悟”原来背后还有这层含义,真是受教了。后来逐渐有对美国的避税优惠比较了解或者看了新闻以后特地去做了研究的人,从各方面给出了一些科普,但是关于小马的讨论还是越来越歪,有因为美国和中国慈善信托基金是不是腐败而吵起来的,有把矛头指向了中国富豪的(马云的逼捐门过了还不到四个月),但无论是在质疑小马还是在维护小马,谈论的话题只围绕两个字“名”和“利”,反而没有人关心小马的这笔钱到底怎么用。

但是小马本人在声明的第一段就写了:

“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几天,有很多人问我们准备关注哪些方面,以及要如何组织相关的工作。

我们最先关注的领域是个性化学习、疾病治疗、联网联通以及打造强有力的社区。过去5年里,我们在教育、科学、卫生、互联网接入与文化包容等领域进行了多笔投资。“陈-扎克伯格行动”页面的“时间线”上已经贴出了投资的主要信息。”

不知道你是不是这里的“很多人”之一,但是这才是马克·扎克伯格最关注的问题。

实际上我和很多人一样,对于马克·扎克伯格这个人的了解始于大卫芬奇的那部《社交网络》,大卫芬奇用了五个词(“Punk, genus, prophet, traitor, billionaire,”)来形容他,杰西扮演的那个语速极快、反社会的天才和现实中的马克·扎克伯格重叠,但当我们逐渐了解实际中的马克·扎克伯格,就会知道他比我们想象的简单、朴素和——甚至老套一点地说——善良。

小马不是只有借着这一次机会做慈善,在质疑声中列出了小马夫妇至今为止对慈善事业的一部分捐赠:

$120 million: 承诺向海湾地区欠缺福利的社区提供五年的教育支持

$75 million: 向扎克伯格旧金山医院捐赠,用以支持旧金山的“safety net”项目

$25 million:捐给疾病防治中心(CDC)用以研究和治疗埃博拉

$100 million: 捐赠给纽瓦克的公立学校系统

可以看出小马对教育和医疗方面一直都很关注,和他这次为了女儿“生活在一个更好的世界”的出发点是一致的,而且正是因为他在这些领域有涉足,才会选择了更“灵活”有效的方式来执行自己的这次捐赠。

小马在声明中也列出了部分自己在参与的慈善活动:

“我们通过一家非营利性组织Startup: Education资助教育工作;近期公布的“创新能源联合会”可以对清洁能源做私人投资;我们也资助公共治理方面的活动,例如国家疾控中心(CDC)对埃博拉病毒的应对,以及旧金山总医院的建设。”

而且还说接下来会在“陈-扎克伯格项目”主页放出来夫妻俩所做的慈善详细内容,倒不是说小马做慈善的行为就怎么高人一等了,在公益事业面前,每一个人的贡献是不能用多少来衡量的,但是小马回应质疑的坦然和“透明度”,就足以见其气度。而大家对小马做慈善这件事感到很新奇,本身就证明了他们不是为了“名”,如果想借慈善出名,他们早就会宣扬自己的慈善事业了,而不必要等到被质疑的时候才放出来部分。

近年来也在从事慈善事业的比尔盖茨的妻子给马克·扎克伯格留言说:

“你们的捐助已是相当慷慨,现在更进一步,我最想说的就是:太棒了。你们今天树立的榜样会激励我们,也会激励世界。我们深信:Max以及今天出生的每一个孩子,都会生活在一个更好的世界,它比我们目前所知的世界更好。正如你说的‘播下的种子将发芽生长’,你的付出会在未来几十年获得回报。”

美国的“巨富慈善”已经成为一种风尚,正如美国钢铁巨头卡内基说:“在巨富中死去是一种耻辱。” 知乎er@Alkaid在后来修改的答案中也提到了“在1999年和2000年,美国国会曾两次通过废止遗产税的法案。然而比尔·盖茨的父亲威廉·盖茨、沃伦·巴菲特、索罗斯、迪斯尼的女继承人迪斯尼等120名亿万富翁联名向美国国会递交请愿书,反对取消遗产税,并在《纽约时报》上刊登广告:Please tax us。”

不要说什么因为对遗产避税不了解,所以才有那样的质疑,而是因为有了这样的质疑,所以反应出我们面对“巨富捐款”时的心态,大家都知道王尔德的那句“我们都处在沟中,但是其中一些人在仰望着天空中的星星。”,但是在这些仰望着星星的人面前,我们却还是习惯用深沟里的思维来评判他们,我们可能会说,他们已经拥有了星星,那么分出来几颗给我们有何不可,却忽略了他们是怎样付出了勇气和智慧去摘星星,忽略了我们已经从他们的这些星星获取了光明和方便。

有人问小马,为什么在30岁的时候就做这样的捐赠,小马说“我们必须为将来的25年,50年甚至是100年做投资,那些严峻的挑战需要用长远的视野来面对,而不是短期的思考就能解决的。”不是因为“剩下的1%也有4.5亿足够他花一辈子了”,而是因为需要帮助的人和需要被解决的问题,是不等人的。

我并不是在歌颂小马的慷慨,这世界上并没有完美无瑕的人和事,退回到那个一无所有还在创业的大学生,小马不会把自己99%的财产都捐赠出来。这世界上没有只是大爱无疆只为了奉献的圣人,但是仍然有着在完成了个人理想之后,看到了更大格局的人,这些人很像毛姆的《月亮和六便士》中的主人公,在其他人低头关注脚边的六便士时,他们抬头看到了月亮。

纸媒们,求你们不要再把奥巴马写成奥马巴了!

纸媒们,求你们不要再把奥巴马写成奥马巴了!

报纸这种古老的载体带着累积下来的敬意与公信力,需要媒体人们一字一句的用心维护。纸媒的困境是客观存在的,但沉沦与否完全是由自己选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