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后的魅族:最懂 Flyme 的人,专访 Flyme 交互总设计师易鹏

Chage |

在魅族论坛有着这么一个 ID,他叫十一月雨,头像是一张剪影照。 十一月雨活跃在 2009-2011 时期的魅族论坛,负责当时魅族推出的第一款也是唯一一款智能手机 M8 的 UI 界面设计以及固件推送的工作,他在论坛里挂的头衔是魅族工程师,曾今有人质疑他是 JW 的马甲,但事实上,十一月雨是如假包换的魅族设计师,而他的真实名字,叫做易鹏。

易鹏,Flyme 交互总设计师,易鹏是 Flyme 团队资历极深的员工之一,从 2007 年至今,他已经在魅族工作了近 10 年,比起公司里的其他员工,作为元老的他,对于魅族,有着更多我们所不了解的复杂感情。

易鹏

出生:湖北当阳

职位:Flyme 交互总设计师

毕业:湖北工业大学

工作时间:10 年

这是我第二次见到易鹏,上一次还是半年前聊起 M8 的时候。

易鹏是魅族内部为数不多的对 M8 了如指掌的技术人员,他负责了当时 M8 几乎全部的交互设计工作。

而这次聊起他自己,他却反而不像聊 M8 时那样侃侃而谈。

设计启蒙

易鹏生于湖北当阳,这是三国时期赵子龙大战长坂坡的地点,易鹏的父亲易在荆是一位深受中国古代文化熏陶的书画家,创作过许多非常出色的国画与书法作品,由于易老退休之前在文化馆做美术书法辅导工作,这使得易鹏在小时候就深受中国传统文化的熏陶。

(易老先生国画作品)

易鹏从小就是一个非常听话的孩子,生在一个书画家庭的他,有着比其他小孩更加儒雅的教育环境,小时候的易鹏动手能力很强,经常自己雕刻一些木雕,也喜欢捣鼓家里的各种器材,初中时在了解到自己能有机会考入艺术院校后,易鹏便毅然决然的参加了当阳市一所中学的美术考试,顺利的进入了入美术班,并开始了专业的美术培训。

(国画班时期的易鹏,左下一)

1998 年,这一年的高考,易鹏考上了湖北工业大学设计艺术学院,成功的进入了他向往已久的平面设计专业。

「我刚上大学那会儿,个人电脑还没有普及,不过已经开始流行用Photoshop做设计了,记得刚开始学Photoshop时,电脑还是跟两个同学一起合租的,自己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喜欢上数码产品,几乎每周都往电脑城跑,大二下半年的时候终于买了一台属于自己的电脑,然后就开始用Photoshop在电脑画一些手枪、徽章之类的玩意儿,那时候没有UI的概念,但我还记得大学毕业找工作时我带上了大学时的这些作品,面试的人都会问我这是用电脑画的吗 ?我想正是有了大学时期的这些基础,所以后来我才会走上UI设计这条路吧。」

直到 2002 年,在学校的易鹏当了四年的好学生,在这四年,他没怎么接触过社会,也没有进行过实践,在别的同学已经在校外实习了 1-2 年了,易鹏却依然不紧不慢,他一直坚信凭借自己的才华,找到一份自己喜欢的设计工作并不是一件难事,然而四年过去了,当现实让他不得不去接触社会,去面对工作,去面对生活时,易鹏才感受到生活的不易。

南下

「毕业之后我的几个好朋友决定去广州发展,当时广州的广告行业非常发达,这吸引着我跟着他们一起南下到了广州,我当时一直抱着要在广告圈扬名立万的想法。」

这是当时易鹏心里最真实的想法。

在刚到广州落脚的那个星期,易鹏就给广州几家知名的4A广告公司投递了简历,然而两个月过去了,却了无音讯。

「没有办法,我已经毕业了,我不想再靠父母,我不能再向家里要生活费,我得学会自食其力。」

「没有工作经验,没有工作履历,我在大学也没有接触过项目,刚开始到广州的时候想着自己能进一家 4A 的广告公司,这样就能证明自己的实力,然而两个月的四处碰壁却让我认清了现实。」

寸步难行的易鹏在两个月的时间里见识到了社会的残酷,他去了一家公司做盗版CD封面,然而老板在他把盗版封面做的比正版更像时,却因为他效率太低而被老板训斥,于是在三天后他愤然离职,之后他又加入一家设计公司,然而看到老板面试时一边拿着他精心准备的作品集一边扣鼻屎时,他立马抢过自己的作品夺门而出。

最终,他不得不放弃了决心进入设计公司的设想,转而选择了和同学一样,加入了一家服装公司做包装设计。

「我想做设计,但却感觉自己空有一身本领而无处施展,我认为自己在设计上有几分才能,也想在一个更加适合我,更加有发展机会的行业里工作,所以我不想放弃机会,在服装公司工作的两个月里,我一直在投简历寻找其他的机会。」

(设计师时期的易鹏)

由于缺乏工作经验,四处碰壁的易鹏选择了妥协,但他依然还在寻找机会,寻找一个能够证明自己的机会。

这一年 7 月,他接到了广州一家 4A 广告公司的面试通知,笔试和面试的两轮测试过后,易鹏却意外被淘汰了,公司给出的理由是效率太低。

「我对于自己的设计有着非常苛刻的细节要求,慢工出细活,这是我做设计一直以来的态度,而在大部分的广告公司里,他们都把效率当成一个非常重要的参考指标,这对我来说非常不适应。」

被淘汰的当天下午,易鹏写了一封很长的邮件发给了这家广告公司的总监。

「虽然我没有什么工作经验,但是我是真的热爱设计,我想来做广告,我要做最好的广告!」

这封充满了年轻热血的邮件得到了广告公司总监的认可,而这封邮件,也成了易鹏设计之路的一个崭新的起点。

终于进入 4A 广告公司的易鹏开始火力全开,在广告公司的那些年,易鹏几乎是以燃烧青春的方式在工作,比别人吃了更多的苦,受了更多的累。

「再回忆起来,可能那是我早年最疯狂的时期,我记得有一次早上 9 点钟上班,干到当天晚上 1 点多还没有完成,自己就只能在公司简单吃点东西休息一下,又接着干到 6 点,第二天早上我离开公司刚走到公交站,总监又给我打了个电话,说设计上还有些问题,然后我又不得不回到公司干到第二天晚上 8 点多,那一次一连就干了 20 多个小时。」

易鹏在广告公司的这些日子磨练了他的性子,这种起早贪黑的加班已经成为了常态,经常因为需要学习,需要生存,他都是拼了命的在岗位上工作。

「我还年轻,还需要学习很多东西。」

我想即使到现在,这句话依然支撑着绝大多数还在社会上拼搏的中国年轻人。

设计与被设计

2004 年,在广告公司干了 2 年的易鹏开始觉得自己的工作与当初的设想产生了偏离。

「不是因为苦,而是因为我受到了越来越多的约束,我感觉自己的设计被关进了盒子里。」

「2003 年我们接到一个香港客户的单,我和同事花了两周的时间通宵加班做了8款不同风格的创意海报,我们对当时自己的作品非常满意,而香港的老板来看了以后只用了 3 分钟,就把我们的作品全盘否定了,这件事对我造成了非常大的打击。」

「广告公司来自客户的约束太多了,我自己想做一个好的设计,而许多对广告不了解的甲方老板却经常会在中间做过多的干涉,他们喜欢用他们的审美和思维去控制了整个设计的导向,这对我来说,是一种痛苦,在广告公司,设计人员是没有太多话语权的,你需要全力去迎合客户的需求,很可能自己最终就会迷失在摇摆不定的设计风格中。」

「我在广告公司里设计上受到的干扰太大了,所以我想要去一家真正的设计公司,掌握自己设计的主动权。」

2004 年底,易鹏放弃了在广告公司的工作,只身一人来到深圳,开始寻找他真正想做的设计。

「我在深圳找工作的几个月里,意外的接到了来自新加坡创新科技的 offer,我之前从来没有想到过在科技企业里面从事设计工作,但在我接到 offer 后,我开始想着这未尝不是一个新的方向,而作为一个数码爱好者,我也一直很喜欢他们的产品,于是我决定去试一试,除了设计公司,我想看看我是否在其他领域也同样能做出足够好的东西。」

新加坡的创新科技是一家比较奇特的公司,它创立于 1981 年,现在主要从事多媒体, 平板电脑和音频器材等业务, 尤其是它在音频领域方面尤为突出,Sound Blaster 声卡, ZEN MP3 播放器等,都是名噪一时的产品,而说它奇特,是因为创新的产品虽然也有在大陆做推广,但更多的被发烧友们所熟知还是因为它的产品在圈子里的口碑,这是一家靠口碑赢得市场的公司。

易鹏加入创新干了 3 年,当时创新正在大力推广国内和海外的音频新产品,包括大红大紫的 ZEN 播放器,以及 Travel 便携旅行音响,这期间易鹏为这些创新当时主打的产品设计过非常多的海报广告和包装,即使现在看来,这些海报依然有着非常浓厚的设计感,05年,易鹏受到了远在新加坡的创新设计总监的赏识,被外派到了创新新加坡总部工作了半年。

07 年,创新深圳分部和上海分部需要进行合并,对于已经习惯了广东「春暖花开」气候的易鹏而言,去陌生的上海打拼并不是他所期望的,在他犹豫徘徊之时,魅族的白永祥找到了他。

「老白在网上找到了我的简历,他和我接触了两次,当时 M8 正是关键的开发时期,老白和我聊的,都是魅族未来在手机行业的愿景,而我当时也对魅族能做出M6这么独特的MP3播放器而感到吃惊,也感觉到魅族很有潜力,自己在魅族会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当时公司非常确缺人,老白开着车带我去看公司才刚刚修好的新大楼,空荡荡的,格外的冷清,但我却从中感觉到了一种自在,工作这么多年来一直想要一个足够开放的平台,当时的魅族有着让我想努力干一把的冲动。」

2007 年 7 月,易鹏离开了深圳,带着他的设计梦,来到了珠海,开始全身心的投入到了 M8 的设计之中,从 M8 到 PRO6,易鹏这一干就是 10 年。

1.2008年魅族 M8 研发时期有遇到什么困难吗?

「缺人,整个研发部当时总共就 20 几号人,我们每天的工作量可以说大到一种非常夸张的程度,我也说过 M8 研发进行到中期时,由于工作量实在太大,连市场部的华海良都曾今参与到了研发的工作中。」

(M8交互设计稿)

「那时魅族的总部刚刚修好,整个大楼都是空荡荡的,但是我和研发部 20 几名同事所在的 5 楼,却是整夜灯火通明,基本上是整日整夜的在进行工作。」

「我那时负责 M8 的 UI 界面设计工作,每天产出的交互稿件的数量经常多达 10 几张。那时基本上也是黄章露面最频繁的时期,整天和我们一起在设计上琢磨设计思路,由于当时没有测试机供我们使用,都是 JW 自己做好了手板,我再把做好的图纸打印出来交给赵英秀,老赵再用胶水把图纸贴在手板上,然后拿给JW进行体验,这种方法土,效率不高,但是我们还是硬着头皮做了几千张。」 「我们这 20 几个人来自全国各地,他们都和我一样,因为怀着对未来的憧憬,怀着对产品的执念,而来到了魅族,那时我们每天晚上加班到很晚,有时晚上会 6 个人挤着一辆公司的捷达小车回家,经常大半夜的,大家会把车停在路边,随手找一家夜宵店就凑成了一桌,我们几个大老爷们无话不说,谈未来,谈工作,谈八卦,没人说过苦,也没人觉得干不成,那段日子如今回忆起来,依然让人怀念。」

2.你觉得交互设计和视觉设计的差别在哪?

「交互设计更关注如何使其好用,视觉设计则是在好用的基础上使其更好看,我一直觉得交互设计师心中要有视觉映像,视觉设计师头脑中也要有流程和架构,不用把交互和视觉的职责分的太开。」

「以盖房子做比喻,当决定盖一栋房子了,它是用作住宅楼,还是写字楼,抑或是还有其他用途,这些由产品来规划,交互设计则负责把房子的框架结构搭建好,包括盖多少层,朝向怎么设计,楼梯和管道如何布局等。」

「而视觉设计会负责整栋房子的外观,以及房间内部的布局和装修,比如装修的风格是中式还是欧式的,房间的配色使用蓝色还是粉色等。当然在一个产品开发过程中,开发和测试也担负着同等重要的角色,除了上面的几个环节,开发需要负责盖房子,测试需要负责验收房子是否合格通过验收,缺一不可。」

3.如何看待 SmartBar 和 mBack ?

「SmartBar 的诞生是软硬件配合的结果。」

「几年前,市面上的Android手机大多都是采用“返回、主键、菜单(多任务)”三个按键的设计方案,从硬件上看不够美观,从体验上看也不够简单,所以我们一直在寻找一种更适合的解决方案。」

「从 MX 开始,魅族手机的正面就只有一个触摸键,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小圆圈,所以在 Flyme 2 中,我们整合了操作栏和虚拟导航栏,我们称之为 SmartBar,这个设计我们从 Flyme2 坚持到了 Flyme 4 , SmartBar + 小圆圈就是为了解决返回的问题,通过 SmartBar 上的虚拟返回键返回上一级,通过小圆圈返回桌面。」

「在我们的理想化条件下,遵循安卓 4.0 的规范的应用都会自动兼容 SmartBar,所以我们觉得这个设计应该会得到市场的认可。」

「但是我们没有预料到国内安卓市场上的应用太混乱不堪,有太多应用不兼容安卓 4.0 的开发规范,这才是导致了 SmartBar 口碑不佳的主因,所以我一直说我们做的 SmartBar 是一个好的设计,也是一个不好的设计。」

「有多少个开发团队愿意去为魅族这家‘小公司’做特别的适配呢?如果把这个问题放到海外的话,或许一家都不会有。毕竟魅族不是 Google 也不是 Apple,即便是前者,推虚拟按键推了多久才有当今的成效,何况一家‘小公司’?想法是好的,但适配的工作大家不愿意做,‘不兼容’的情况最后还是用户买单了。所以,它才无法成为一个‘好设计’」

「 mBack 同样是起于硬件,2014 年我们打算把指纹识别引入到新机型中,之前采用的返回方案明显就不适合新机型了,而指纹识别上附带的传感器启发了我们的思路,通过 Home 键上的传感器我们是否有可能做一些更加实在的设计呢?于是我们就决定在新机型上试试这一有些超前的设计。」

「这就是 MX4 Pro,它的实体按键兼具了触控和按压的功能,自然的我们在其中加入了轻触返回的功能,而我们也希望用一点时间去验证这种交互方式是否可行,就把这种设计作为一种辅助功能放在了 MX4 Pro 的设置里,经过半年多的使用后发现,大家变得非常依赖这个功能了,好多人跟我提到在体验 IOS 的时候,总是非常自然的想去触控主键返回上一级,这说明我们的思路走对了。」

「到了 MX5 发布的时候,我们才正式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把轻触主键返回上一级,按压返回桌面,并兼具指纹识别功能的这种交互方式命名为了「mBack」。」

「之前因为 SmartBar 的设计原因,导航和操作只能放在底栏,这和现有的 Home 键会造成逻辑上的冲突,mBack 的出现是把返回这个最重要的操作再次交还给了硬件,并且这一方式比其他厂商的设计也更加合理,更加优雅,同样我们交互在屏幕内也有了更多的创作空间,可以说是一举多得。」

4.为何在 Flyme5 上抛弃了过去的一些设计元素,进行大刀阔斧的改变?

「我们从 Flyme 1 到 Flyme 4 一直在做小而美的产品,但是到了Flyme 5,我们发现这种想法已经不能适应我们用户的高速增长了,这个时候我们首要考虑的,应该是让操作变得更简单、自然、顺手,不需要太多的学习成本。」

「所以,我们整个团队在开始筹划 Flyme 5 的时候都有一个统一的观念,那就是打破过去的规矩。」

「过去我们在系统上有太多所谓的很有理由的一些坚持,比如坚持侧栏式的文件管理和设置界面,坚持简化视觉的图标表示,坚持素雅的配色设计,但是通过用户调研、论坛反馈,我们发现实际上有一些更适合的解决方案。」

「我以设置界面为列子。」

「很多过去的老用户会认为它很有特色,它有很高的效率,但在 Flyme 5 上我们却放弃了这种侧栏式的设计,反而回归传统,这么做的原因正是因为我们意识到普通用户在设置上有一项远超其他的需求,那就是迅速找到想要的设置。」

「我们之前的设计并不直观,它采用隐藏式的表现方式让很多新用户在上手魅族手机的时候经常会手足无措,他不知道修改铃声应该点哪个图标,他不知道去哪找亮度开关,如果仅为了部分老用户已经熟悉的操作而坚持这种不直观的设置界面,我们会损失一大批用户。」

「所以我们做了改变,现在我看到每一行菜单的时候,很快的就能知道每一设置具体的位置所在,我现在要找一个声音调节,能很快的通过一级图标,就找到我需要的二级菜单。」

「同时我们还解决了一个过去设置界面存在的隐性问题。」

「设置它属于一个公共页面,过去我在有一个第三方应用需要调用我的声音设置模块时,我们会调用一个带有侧边栏的的声音菜单,而事实上,你只需要调用声音这一个模块,这中间其实存在一个逻辑上的错误,也显示出了它的弊端,就好比本来我只想用团队里的一个人,而侧边栏的效果就相当于我把整个团队的人都拉过来了。」

「我们在 Flyme 5 上还有一个很大的改动,就是采用了自上而下的导航结构。」

「 mBcak 的出现,让我们的导航结构有了更多选择,在 Flyme 5 中,你的视线不用上下左右来回跳转,信息层级也更加扁平化,我们尽量减少了浏览方式的维度,让界面表达信息更直接,用户能很快找到自己关注的内容。」

「同时我们还去掉了一些需要用户思考的设计,比如之前系统的一级导航只有图标,很多还是属于非通用型的自创图标,用户的辨识成本很高,每次都要仔细去分辨是热门、分类还是推荐,在 Flyme 5 中我们直接用文字代替图标,有图标的在不影响美观的前提下也尽可能的增加了文字描述,即使是以前没用过魅族手机的用户也能不假思索的上手。」

5.Flyme的交互设计团队是一个怎样的团队?

「目前我们交互设计团队总共有26名成员,这里面有20位交互设计师和6位动效设计师,他们主要负责 Flyme 所有项目的交互设计、动效设计以及发布会或推广的宣传视频等。」

「这是一群敢于创新和冒险的设计师,他们当中相当一部分大学所学的是工业设计专业,对人机工程学和用户心理学非常了解,还有计算机、数字媒体、平面设计等其他专业的,基本上都有不错的艺术修养,虽然交互设计不是最终的设计产出,但良好的设计品味是非常有必要的,因为有这个能力所以我们也一直坚持做高保真的交互原型,在画交互的时候,也会要求交互设计师考虑视觉的呈现,这样在项目内其他同事拿到交互稿后可以快速的进入后续的工作,可以节省不少的时间和精力。」

「我们的团队里有很多年轻的面孔,最近面试的实习生已经有 95 后了,我觉得对互联网公司的设计师而言,资历其实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这几年我招揽了一些刚从学校毕业的年轻设计师,他们快速学习的能力给Flyme带来了非常有活力的能量,所以我很期待更多有想法的年轻人加入我们的团队。」

6.在 Flyme 6 上,你想做怎样的突破?

「我们希望 Flyme 系统更懂你。」

「你可以想象一些场景,比如你想去旅行,那么你会经历查看行程、购买机票、预定酒店,以及到达目的地后续的一些安排,我们希望未来的 Flyme 能够帮你做好所有的安排,让用户能感觉到手机能全方位的服务于生活。」

「当然这只是一个例子,出于一些你懂的原因我不方便透露更多的信息,但后续会在情感、趣味、个性和智能化上做更多的创新,真正的做到为用户思考和设计。」

7.如何看待设计师这个行业?

「我一直觉得设计师是一种很神圣的职业,特别是对于交互设计师,当你发明一种全新的交互方式而又有千万级别的用户为之津津乐道的时候,这种成就感无以言表。」

「设计师应该有自己的使命感和责任性心,这一点非常重要,我在团队里也不止一次讲过,我们从事设计这个行业不应该是当做一种谋生的手段,我们是在为千万乃至上亿的用户设计,要为用户负责,所以保持一种喜欢和狂热的状态这很重要,只有这样我们才会发挥设计的力量,要不然就违背了我们的初心。」

「我刚从事交互设计的时候,没有这个专业,交互设计师大部分都是从传统设计师或其他行业转行过来的,早期在国内也没有交互设计这一说法,而现在随着汽车、家电、数码等产业越来越互联网化,交互设计师这个职业未来的比重会越来越重,我觉得很多有才能的年轻设计师都可以朝着这个方向努力。」

「前段时间我看到一篇《未来20年会被人工智能取代的职业》,我相信很多设计师会关心设计师会不会被人工智能取代,我觉得人工智能本身也算是一个超级互联网产品,它是需要被设计的,所以设计师的价值是会持续存在的,另外一个比较好的形势是现在越来越多的公司开始认识到设计的价值,愿意花更多的钱和精力去寻找更优秀的设计师或设计机构。」

「所以对于正在从事或准备从事设计行业的人来说,持续提升专业和创造力才是最关键的,而不是去思考十年、二十年之后你还能做什么。」

8.在公司快 10 年了,有什么感触?

「我是一个很内向的人,来公司这么多年,我一直都不太善于言辞,也不太善于和别人打交道。」

「我以前和早期的魅族一样,小众,孤傲,不愿意被更多的人所打扰。」

「不知道你是否看过温瑞安的小说《说英雄谁是英雄》,我觉得自己跟里面的王小石有很多类似的地方。」

「我只是颗小石头,做喜欢的事,我可没意思一定要当英雄、枭雄!如果我觉得那是对的,当当狗熊也无妨……」

「近两年魅族公司的产品理念发生了很大的转变,产品也更为大众所了解和接受了,我觉得自己也应该有所改变,跟用户有更多的交流。」

「去年年底我到北京进行了一次 Flyme 的研讨分享,我很明显的感受到,当你接近用户并且和他们成为朋友的时候,你在设计上也会获得一些不一样的感悟。」

「这些年我也一直在强调不要怕犯错误,如果当时我们怕,然后遵循安卓的规范,做了三个金刚键,那么结果就是小圆点不复存在,更不会有之后的 mBack 。」

「所以做系统,搞研发,要正确看待错误,错误不是结果,而只是一个过程。」

「现在我的身边有很多年轻人,我经常看到他们身上的闪光点,也很认同他们的一些想法,这对于我以及整个交互设计团队,都是非常有益的。」

厨神的家常菜

这是易鹏干设计的第20个年头,而易鹏也即将在魅族工作满10年,对于设计,他有着远超常人的理解,但他却一直在向我表明设计师最怕的就是资历,他对于自己在学识上的储备一直看待的非常谨慎。

易鹏是伴随着 Flyme 一起成长的,从最初在 WINCE 上做大刀阔斧的改动,再到后来在 Android 上不断的推陈出新,易鹏一直在试着让 Flyme 变得更好,更亲近。

如今的易鹏除了工作,更多的时候是在家里做一桌拿手的好菜,陪伴自己的孩子和爱人。

易鹏没有微博,没有知乎,沉着的他却又喜欢听 Guns N' Roses 和 Green day 的硬式摇滚。

在专访结束之前,易鹏给我推荐了一本最近他经常看的书,《厨神的家常菜》。

「我喜欢研究自己以前未知的领域,比如做菜,它会磨练一个人的心性。切菜的时候,我会把配料分类分的清清楚楚,红的绿的黄的各成一类,切菜时,菜的长短、厚薄、形状,我都会尽量的控制精准,这个过程很有乐趣,我也很享受。」

我想 Flyme 之所以有其独特的设计气质,正是因为有着一群像易鹏一样对生活,对设计,有着独到感悟的人,他们把自己内心最真实的世界,都反映在了自己所热爱的 Flyme 中。

Flyme,可能就是他们最拿的出手的家常菜。

为什么我鲜明的反对知乎大V接广告

为什么我鲜明的反对知乎大V接广告

刚刚我的同事@黄轶轩 写了一篇《为什么我鲜明的支持知乎大V接广告》,我表示非常的不滋持,正是因为有这些公关公司在背后用金钱像提线一样操纵知乎大v,才使得最近这一幕幕的闹剧,让大v在知乎几乎变成了贬义词。 有人会说,写字换钱,天经地义,那么为什么大v要免费在知乎上吭哧吭哧免费给你们提供自己的知识呢? 问题在于,他们没有一个良好的变现模式,凯文·凯利在《技术元素》一书说过大概1000个铁杆粉丝就能让一个艺术家过上非常体面的生活,可是知乎上没有打赏模式,而且,人家作者辛苦写好东西之后,贴个支付宝二维码还要被知友喷个半死。 所以不贴二维码还能受益的方式,只有写软文了……喷子们……这环境是你们自己造就的啊。。 但是写软文是一个非常不健康而且有损自己品牌的行为,在这个过程中,粉丝会慢慢被损耗掉,而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