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手机和耳机的一期一会

李楠 |

bg

在 Yodobashi Akiba 的四层我惊呆了,上百款的耳机挂在那,露出无数的 3.5 耳机插头求虐待。

我随手拿起一个,插进 MX4 Pro 的下面。静悄悄的,连一声呻吟都没有。

一首“好久不见”过后,我皱起了眉头。店员恰到好处的现身:“何を探していますが? - 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

“特にない。- 没有”,我干脆甚至有点生硬的拒绝。

这个带着牙套的小姑娘却不依不饶:“ギター音を聞いたい方おすすめですね。 - 一定试试吉他哦~ ”

为什么是吉他?我又看了这只耳机一眼:Marshall 。这不是英国的电吉他音箱老铺吗? Jimi Hendrix 和 Van Halen 这种吉他手爱用,震死人不偿命的东西,怎么做起耳机了?

做工谈不上精致,却可以看到选料的用心。不锈钢线的头套耐操到天长地久,电话线样子的耳机线用起来也足够贴心。耳机插孔上的弹簧,保护接线的同时,彰显自己的电音血统。

无奈于牙套妹期待的目光,我又戴上,偏偏放了一首不插电的 Hotel California 。

乐队上来的扫弦如风,一下子把我拉到酒吧舞台的前排。

而鼓点的入场如深谷惊雷,震透心尖。我已分不清是身体在摇摆,还是灵魂在摇滚。

接着主唱 Don Henley 的德州口音把沧桑染上钢弦,三频合一,进入上升的螺旋。我索性闭上双眼,任面前流光飞舞。

一曲终了,抬头四顾:价签上写着 12000 日元。

一种曲风否能值回票价?回过神的我毫不犹豫的拔头走人。反正,牙套妹已经不见。你看,「性价比」是个多么邪恶的词 - 只有他能如此合理而高效的灭绝美好。

东京初冬的街道上,细雨在飞。而我知道,这注定是难忘的一夜。无法忘怀那混合了英伦的桀骜,德州的辽阔,以及日式温柔的高潮。

虽然,只坚持了七分十二秒。

调侃|不幸的人有着各自的不幸……

调侃|不幸的人有着各自的不幸……

你醒了!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