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微博可以表达多少情感?——关于乔任梁事件

柏拉雷 |

9 月 16 号的晚上,我在广西的一个小镇子里吃完饭闲逛,这天是刚过中秋节的第二天,也就是俗话说的“十五的月亮十六圆”,那天的月亮真的挺圆的,尤其是在夹在广西不算高的两座山头中间,我当时坐在客栈门口一个临近小河的观景台,喝着当地的啤酒,再加上有人在放许愿灯(虽然我一直不知道这玩意有什么卵用),所以当时整个的画面显得特别美好甚至就是美满。

中秋节这样的日子里当然是朋友圈和微博信息泛滥的时候,就在我刷的不亦乐乎看满屏的月亮、旅游、螃蟹、恩爱的时候,一个显得很另类的消息出现了:

然后满世界都在说这个乔某某是乔任梁,What?乔任梁?那个《加油好男儿》里的妖魅男的?

嗯,这是我当时的第一个反应。而后续不到两个小时,各个平台的内容都爆发了,全都是关于乔任梁的,瞬间占据了你能看到的任何几乎有文字的地方的头条,在确定了真的是乔任梁之后,我一瞬间有种看到梵高的感觉,生前没什么人知道他,忽然不在了却一夕成名天下知。

东方卫视举办的选秀节目其实出来过很多不错的明星,但是可悲的是那些明星是在东方卫视露头的,却是在别的电视台走红的,这其中更可悲的一点是,乔任梁还没怎么走红。

我对乔任梁的感觉还停留在两个地方,一个是他主演的《夜·店》,一个是唱的那首《钻石》,别的就都是很遥远的记忆了,包括他喜欢粉红色也是新闻出现之后才知道的,所以,谈不上感情有多深刻,但我当时还是挺不舒服的,那时候不知道原因,直到这些天才渐渐想明白了一些事情。

首先暂且不提乔任梁,不知道大家还能准确的说出姚贝娜离开的日子么?

2015 年 1 月 16 日。

我对姚贝娜的感觉是和乔任梁有些相似的,但是因为自己是学音乐出身的关系所以姚贝娜的事情知道的更多一些,当然她在我潜意识里的存在也就更深。

当天我知道了姚贝娜的事情,下班没回家,绕着公司附近走了一圈,不知道为什么觉得特憋屈,那时候我忽然做了个决定,要去送她最后一程,看一眼她。

作为一个不是狂热粉丝、看到她去参加好声音都会吐槽的人忽然决定要去送别她,这在微博上如果我有发过相关内容的话肯定会被贴出来狂打脸,但是此一时彼一时,我觉得这件事我必须要去做。

于是在确定了她的告别仪式时间之后,我请了假,订了晚上最后一趟去广州的城轨,在广州城轨附近住了一晚,第二天坐最早的城轨再到深圳,再转地铁到深圳殡仪馆。

我从没想过我第二次去深圳去的竟然是殡仪馆。

现场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告别遗体的时候我看到躺在花朵簇拥中的姚贝娜脸都是红润的,比电视上漂亮的多,以至于从现场出来之后都很难相信这样一个鲜活的人难道真的就这么再也不存在了么?

当时关于她的网络舆论如果大家还有印象的话,应该大体都是好的,没有强制附加,没有道德绑架,没有“这人谁啊难道只有我不知道她是谁吗”;没有你都不看奥运会你一点都不爱国;没有整天就知道晒自己的孩子;没有还说好兄弟呢,宝宝出那么大的事儿你难道都不说点什么吗?没有你好朋友都死了你还在这晒图等等这种言论,回想一下这种事情是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呢?地震捐款?马云?范玮琪?王宝强?陈乔恩?

反正每当有一件不好的事情发生的时候,就会有网民在相关的知名人士的微博下留下各种言论:

人家都捐了几百万你才捐几十万,你好意思?

抗战胜利 70 周年的日子你竟然还在晒哇?

跑男团口口声声说好兄弟结果到现在只有李晨发声了,娱乐圈的友情果然都是说说而已!

还说这么多年的好朋友呢,人都不在了你也不说个话?!

这其中有两条东西是我第一眼看了之后特想骂回去然后忍了下来想想琢磨明白的事儿:

这是我一个朋友当时转发的一条微博,作为不是乔任梁粉丝的我当时也是很想说点什么的,因为这句话在当时的情况下表明了:

1、我不认识这个什么乔任梁,他很有名吗?
2、全微博又特么跟风去追悼一个明星了,真正的粉丝能有几个,一群人瞎 BB 秀优越感。
3、我这条微博一定能吸引到一群同样不认识乔任梁的志同道合的朋友,我们跟外面那群妖艳说怀念说可惜的贱货完全不同,我们是特立独行的。

现在我们回想一下,每次在微博或者朋友圈发状态无非也就是这么几种心态:

1、炫耀装逼
2、抒发心情
3、段子鸡汤
4、广告钓鱼

这种心态其实很正常,是个人都会有,尤其是第一种,它就像你在网游里打 BOSS 爆了个超屌的装备,你是恨不得全服务器发条消息通告全世界用户让他们都知道这件装备是你的,因为只有这才能满足内心虚荣感的充实度。

而我朋友的那条微博现在看起来但凡是跟随的,都是这种心态,现实生活就想个网游,可以炫耀的地方更多。

另一条就是那些在乔任梁好友的微博下面斥责他们不发微博表达心情的网友,那么现在让我们转过头来看一眼那些痛斥的网友是什么样的心情:

哦卧槽,还口口声声说这么多年的好朋友呢,你好朋友都死了这么多天了你竟然一个相关微博都不发?

这个时候初看之下这个思维是完全正确 OK 合乎逻辑百分之百讲得通的,但是打个颠倒设身处地的把这个事情放到自己身上思考一下:不说远的,你大学同学的舍友其中有一个在你们毕业之后忽然因为抑郁症死了,你会在第一时间发个朋友圈微博 QQ 空间来追悼吗?

其实答案是会的,但并不是全部。

会的人是这样的:他们习惯于发朋友圈来说自己的状态,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他们每天都会发朋友圈来说一些事情,并且已经养成了习惯,这已经成为了 ta 生活中的一部分,所以这样的朋友圈状态对于他们来说也只是生活中的一种,它发出来的意义和分量可能只是比周末的时候晒的海鲜大餐要高一些。

不会的人是这样的:他们不太经常发朋友圈,更多的是看第上面的人的朋友圈每天更新,而像这种特别涉及到自身的一些事情的时候更是不会去发朋友圈,他们会直接去做,而在把这个事情做完之后很久的某一天,他们可能才会想到来发个状态说一下自己的心情。

这两者都无可厚非,没有完全统一的非说要强加上哪种是对哪种是错,就像阴阳两极,男和女,日和月,天和地,两者组合在一起才是一个完整体,而这里面错的是那些在他们下面嘶吼着来追问吐槽甚至谩骂的人,我觉得他们就像在路边流浪的野狗,偶尔被好心人扔了一根骨头并且啃完了之后就开始去咬那些不给它骨头的路人,既可怜又可恨。

耳帝前几天发了这样一条微博:

其实从心态来说,我写这篇东西也是存在着一种炫耀装逼的因素,因为我想给大家理清这些东西和条理,但凡是有目的的做法都可以归功为炫耀,我曾经一度以为和尚是这个世上最贪心的人,因为他们在这一世的时候就想着来为自己的下一世做积德行善的准备了。

我们评论,我们发表看法,我们诉说着这个社会上的万千种事情,这些都是可以的而且必须要存在的,不然这个世界就是苍白没有感情的,而网络则是在匿名的同时给予了每个人无限的扩大了这种言论情绪的技能,我们可以用“老公操我”来表达自己最深的爱,也可以用“骗子死全家”来表现自己最深的恨,无时无刻的在网络上的情绪和现实生活中的情绪混合在了一起,就有人分不清现实和虚拟了。

如果所有的感情和情绪都可以用一条微博一个朋友圈的状态来代为宣泄的话,那这个世界真的是既和谐又冰冷了。

假如有机会并且可以实现的话,给你一个机会,作为路人的你会当面质问陈乔恩说:欸,乔任梁都死了你俩不是好朋友么你怎么不发微博啊?

Excuse me?

苹果的大败局?史上最详细的 iPhone 7 万字评测

苹果的大败局?史上最详细的 iPhone 7 万字评测

苹果是一家科技公司,这不是在说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