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媒们,求你们不要再把奥巴马写成奥马巴了!

Jade Wong |

12月1日那天,“奥马巴”横空出世,众多新闻标题都是《习近平会见美国总统奥马巴》,一打眼望过去没什么异常,很规范的新闻标题嘛!可是,再仔细看看,奥马巴是什么鬼?!都说中华文化博大精深,汉字的顺序变化并不影响读者对文意的理解,这还真是一点也没错,当奥马巴遇上奥巴马,编辑们全都傻傻分不清楚了

据网友不完全统计,12月1日,“奥马巴”登上了今日早报、烟台晚报、诸暨日报、银川晚报、东南快报、西安晚报、亚太日报、绍兴晚报、青年时报、北海日报、北海晚报、巴渝都市报、国际旅游岛商报等报纸的标题,完全抢走了奥巴马的头条,可以说是名声大震! 要说新闻中有个别错字,就算标题疏忽大意出了错,这都可以理解,毕竟媒体是人办的、稿件是人写的,偶尔出错在所难免也情有可原。可是如今多家媒体的连片式失误,让“打南边来了个奥巴马,打北边来了个奥马巴”这种文字梗成为现实,给众多段子手们再添新素材,并且追根溯源,新闻源头来自于新华社,牵扯到国社的形象,因此这些都使得这次改名风波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平息下去的。 奥巴马被改名 都是新华社通稿惹的祸?

正如媒记君所说,一家报社出错还算正常,这大江南北这么多编辑集体失明,肯定是稿源出了问题。经过核实,“奥马巴”最早出现在新华社发布的新闻标题中,紧接着财新网、中国网、中国新闻网这批手快的新闻网站先后转发,随后,更有十几家报纸接连出现标题BUG,于是一时间扑面而来的除了各种段子,还有来自各方猜测与议论的声音。

像这样的阴谋论: 不过也不乏有这样比较公允的判断 还有人认为地方性报刊照例一字不改地采用通稿,没有主动把明显的常识性错误纠正过来,主要原因有二:一是明知错了也不敢改,严格按照通稿发布是纪律要求;二是根本没有看,过分信任国社。

反正不管怎么样,新华社作为国家通讯社犯了这么严重的低级错误,搞错了美国总统奥观海的大名,这下可好,终于被抓到小辫子了,这么多家报纸、新闻网站严守新闻纪律,一字不差地发布国社通稿,国社的失误被放大化,成了众矢之的。

新华社把美国总统的名字搞错,确实于业务操作上难辞其咎,不过需要澄清的一点是,新华社通稿是于晚上8点左右发布的,第一稿和修改稿之间仅仅相隔了2分钟而已,并及时发布了更正通知,但各级地方媒体忽略了这一通知而直接使用了第一稿,导致了第二天大面积出错。

通稿的滥用与被妖魔化使得今天好多人一提起通稿就觉得是管制、没自由。传统意义上的通稿,仅指新华社发布的重要稿件,而如今各级政府机构、企业、或艺人经纪公司、公关公司等等,都可以名正言顺地发布通稿。

比如我们坚持不懈地热衷于发通稿的汪半壁蜀黍 此类娱乐类通稿大多弥漫着各种溢美之词,虚假油腻的通稿见的多了,大家再看待通稿时多少都会带上敌意与不满的情绪。

但国家新闻通讯社的通稿,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为保证报道国家重大事件的准确性。对于通稿的使用,新华社一位资深记者列出过14条标准,其中第二条是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活动。如会见外国客人、会见驻华使节、离境出访及归来,还有他们举行的茶话会。在这些选择标准中,党和政府工作的议程占据了通稿新闻中的绝大部分,运用通稿的初衷就是为了防止出错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网络舆论越来越挑战传统媒体的单向话语权,信息流动、新闻来源、信息发布都变成了多元化。各地媒体在新闻改革中都在逐步减少通稿的使用。但有些地方仍然照抄“通稿”,甚至从内容到标题都不能动,这既是对通稿意义、也是对新闻发言人制度的曲解。

照搬照抄 地级市纸媒的沉沦与困境

普通民众尚且知道美国总统的名字,可是接连多家媒体都在这种常识性问题上栽了跟头,搞了个奥马巴出来,要说媒体出错闹笑话的也有不少前车之鉴:

√美国总统不是第一次被乌龙,某报纸发了一篇关于布什总统文章,在图片说明下写了一行字:“图为美国小总统布什。”

√有家报纸,在申办奥运会期间,发了一条新闻,《北京申办20000年奥运会》,后来大家一想,还一万八千多年呢,着什么急。

√后果严重一点的,1999年12月20日《安徽日报》第5版头条新闻,将“国家主席××”一句中的“国”丢失,错写成“家主席××”。结果当日20万份报纸全部报废。

严肃又正襟危坐的新闻联播都有出错集锦,媒体办网办报出错在所难免。但!是!像这次一样多米诺骨牌式的媒体集体入坑,也真真算是我们媒体的一大特色了。

很多人都说地级市纸媒大多在困顿中苟延残喘着,这是大环境下的普遍现状。纸媒们不甘被唱衰,联起手来众志成城,赌着自己的身家性命帮助“奥马巴”同学上头条,试图搞个大新闻。结果如何呢?只能说They get it!他们成功了!新闻标题见报的第二天,这些报纸的销售数量竟然不降反增,莫非报业重振有望?

事实是第二天很多人都是在网上看到这样的新闻标题,纷纷回头去找几天前的报纸买来收藏,平日报纸鲜少有人购买阅读,如今却被买来作为纪念品收藏,真的很难想象报社工作人员得知此事将是何种心情。

至于阴谋论者的观点,我们大可以将其作为一种吐槽与戏谑,一笑了之,因为毕竟没有任何一家报社愿意拿媒体自己的生命作为代价来进行这种“示威”或是“反抗”,而选择对这么低级的错误视而不见。连最后校对的步骤都省去,也不是完全出于对国社的过分“信任”,归根究底,其实是媒体人责任心与使命感的丧失

讲真,我真心佩服“奥马巴”同学的伪装神技,网站信息审核与发布的渠道我们暂且不论,就单拿报纸来说,从排版、小样校对到主编签版层层校对,要经过多少人的手、多少双眼睛才能顺利击败奥巴马而登上头条的位置呢?如果可以,我想见见他,向他当面求教如此传世绝学,然后高价卖给我们汪峰叔。我有木有很机智! 新闻无小事,出错了就是一次新闻事故,更何况是涉及领导人重要外事活动的新闻。但是,不怕!我们马巴哥才不会像朴阿姨一样斤斤计较,马巴哥和奥巴马熟着呢~ 其实在很多国际外交场合,也会出现领导人的名字被写错或被念错。2009年,希拉里在日内瓦两次念错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的名字,漏掉的音节只好以干笑带过。听希拉里用着慷慨激昂的语调讲着蹩脚的俄语发音也是种神奇的体验。

还有我们的主角,“奥马巴”同学在2013年的G8峰会上,连续三次将英国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错喊成美国歌星杰弗里・奥斯本的名字,看着憋红脸的乔治,也是十分有趣。

但领导人念错名字或是星巴克的员工拼错顾客的名字,放在生活中会是具有喜剧色彩的小插曲,但是如果这种事发生在媒体身上,下场并不讨喜。因为归根究底媒体在这种常识性问题上出现重大BUG是责任心缺失问题,影响的是媒体公信力与品质,除了对于媒体的信誉度(credibility)会造成难以估计的损失,而且会让读者对新闻用意产生不必要的疑虑和联想,带来本可避免的麻烦甚至恐慌。

其实说起来,也有些滑稽。有些纸媒一边喊着受管制不自由,一边坐享其成,新华社的稿子拿过来看都不看一眼,直接复制粘贴。连报社编辑都不仔细审阅校对自己的稿件,受众如此挑剔,更不会轻易买账。

纸媒被唱衰了好多年,媒体融合、全媒体转型也嚷嚷了好一阵子,相比起那些传播更加迅速及时、有着更多交互性的新媒体而言,报刊和受众的低互动本就限制了其发展,现在又弄出这种幺蛾子,除了赚点眼球和一时的关注度,可是如何能让用户长久的记住并且信任你呢?纸媒们想要转型成功、想要重获话语权,真的需要拿出点诚意才行。

报纸这种古老的载体带着累积下来的敬意与公信力,需要媒体人们一字一句的用心维护。纸媒的困境是客观存在的,但沉沦与否完全是由自己选择的。

从王凯GAY化到小李子被熊奸:媒体到底怎么了?

从王凯GAY化到小李子被熊奸:媒体到底怎么了?

媒体工作者啊,不要总是想搞个大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