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众人物是社会的尺度

李楠 |

受访的庞麦郎

《惊惶庞麦郎》让我惊惶的是:这篇报道激起的争论,美国人在上个世纪就解决了。我们又在嚼别人剩下的口香糖,而这一块的年代,还真有点久远。

1 公众人物

1964 年,蒙哥马利市民选市政专员沙利文因为纽约时报的一则广告,起诉媒体诽谤。而最高法院以罕见的 9:0 ,判决沙利文败诉。

这个判决,以及后面的判决,完成了美国「公众人物」概念的普及,也同时明确了言论自由和公众人物名誉权利的边界:

言论自由优先于公众人物的名誉。

之后,更多媒体侵犯公众人物名誉,甚至诽谤的案子,都以公众人物败诉告终。甚至 1974 年,在隐私保护最为严密的国家美国的隐私法中又特别强调:公众的知情权,优先于公众人物的隐私。

媒体权利的边界,到狗仔队之父 Ron Galella 偷拍肯尼迪夫人为止。但是这个判决也并未侵害言论自由 - 拍照和发表仍然是允许的,只是限制这位摄影师不能太过靠近肯尼迪夫人,不能恐吓和骚扰。

而庞麦郎无疑,是个公众人物。他们本身受益于媒体,也必然要付出代价。聚光灯下给予他们普通人的隐私保护是不可能的 - 在采访中泡妞更是作死。

公众人物们应该明白:面对媒体,基本的自律是需要的。毕竟你可能是无数人的榜样 - 公众人物,也是社会的尺度。

而 2015 年的今天,关于庞麦郎的争论中,竟然没有人意识到他是一个公众人物?拥有更少隐私,而非更多特权?

2 无病推论

正如你没有确凿证据,不能假设一个人有罪一样。没有确凿证据,说一个人有病来让子的论点成立,也是极端不负责任的。

要知道,这不是庞麦郎第一次接受采访。之前有南都周刊的《庞麦郎的逆袭》。据当事人说过程正常。

所以,庞麦郎是作为一个没有心理疾病的正常人,接受一个知名媒体的采访 - 他当然明知这是一次采访。想利用工作关系勾搭一个美女上床,就能说明他心理有问题?若这种逻辑成立,不去勾搭,是否生理也有问题?

庞麦郎是否有心理问题,是医生应该去诊断的专业领域。至少结论出来之前,不要做为了证明的便利就给别人扣上病人的帽子吧?

3 言论自由保护作者不被「动机揣测」

N.Y. Times v. Sullivan 也清晰的否定了对媒体的「动机揣测」的方式。

新闻报道是自由的,除非能向法庭证明这种报道出于「真实的恶意」。换而言之,对作者做不知道真实与否的诛心之论,是不会被支持的。

而诛心之论是中国论战中太常见的做法。尤其是指责作者的文章中,很多人熟练的恶意揣测作者心理来证明作者恶意想要让读者去恶意揣测庞麦郎 - e,有点费解,但是你若看懂了,会发现这真的很讽刺。

4 公众利益

所以,人物报道的逻辑链条非常清晰: 庞麦郎之前有过专访,非常正常,不需要预设被访者有心理疾病。 庞麦郎是一个公众人物,也明确知道自己在接受采访。 言论自由和公众的知情权,优先于公众人物的名誉甚至隐私。(除非,这种对公众人物权利的侵害过分,而且无助于公共利益) 诚实的告诉公众庞麦郎是个怎样的人,就是满足当下的公众利益 - 很不幸,读者们的兴趣让庞麦郎落入公众人物定义之中。

5 最后的话

几乎所有人都忽视了的,是整篇文章前所未有的真实 - 背后数百小时的采访录音可以证明。

媒体,首先应该对事实有敬畏之心。说读者听起来舒服的?是营销,不是报道。

而批评作者的,也应该对读者有点信心。没有读者把任何一份媒体当作真理。一个家媒体必然有立场,多个媒体的畅所欲言才能逼近真相。报道自由的国家,读者知道有立场的报道已是常态。NHK 之后,再翻一下产经新闻就好。

所以,从各方面看,媒体都有责任告诉读者一个真实的公众人物。

既然南都的报道在先,决定了人物的报道很可能是惊惶角度。告诉读者他们「感兴趣」「未知」「事实」,不正是媒体的责任吗?而人物的报道,完美的契合这三点。

也许会让读者惊惶,但是至少尊重他们。

也许会让光环失色,但是至少还原了时代。

是的,今天回头看南都的报道,我觉得我被深深的侮辱了 - 当然,政治正确的说,他们和人物都是从不同的侧面,写了不同的事实而已。

当你指责人物的报道片面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南都的报道同样片面呢?

有没有再想过:若没有人物的片面,仅凭南都的片面能逼近真实吗?

最后,因为隐私权而义愤填膺的读者们:你们的隐私也还是会受到保护。因为另一个不那么讨人喜欢的事实是:

你不是公众人物。

资生堂用 Lady Gaga 的自拍当广告,其实不奇怪

资生堂用 Lady Gaga 的自拍当广告,其实不奇怪

这一举措看起来如此荒唐,不禁让人好奇资生堂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