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 和特权,于 Uber 广州总部被查后

李楠 |

Uber vs 出租车:

我相信,每个人都对今天出租车的拒载深恶痛绝,又无能为力。

无论是广州南站,还是北京西站,稍微晚一点出来,都是大量的出租车等在外面却不拉活。他们首先要问你去哪里,然后报个高价,最后,牛逼哄哄的说:“不拉”。

我播过几次举报电话,事情不了了之。后来我想,如此明目张胆和长期的违规行为,如此多的投诉,监管部门真的关心,又何必我一次次打电话?

好在有了 Uber ,快速,贴心,专业。接单之前,司机并不知道目的地,接单之后,他会尽力把我送到。我和很多司机聊过, Uber 有一套评价和激励机制保证司机会尽心尽力的服务用户。

比如管理拒载:

Uber 是用自动化的规则配合经济杠杆解决拒载,遇到拒载(北京杭州非常罕见,我只遇到过一次),我根本不需要投诉。给个低分即可。管理水准跟出租车公司不是一个级别的。到底这些有更好管理,服务优越的私家车是黑车?还是那些有正规拍照,但是不断拒载,拒绝打表,而且不怕投诉的出租车是黑车?我有些迷乱了。

无论如何,我以为, Uber 是有模式上的优越。

特权:

恶法,其实一直存在。

甚至,禁酒令还进过美国宪法。或者,前些年我们还不能把政府作为被告(直到有了行政诉讼法)。

立法的过程,实际上就是不断改良恶法的过程。

但是,有些时候,明显有问题的恶法不会那么容易改变,如果里面牵扯了特权和利益

出租车经营牌照就是这种情况。今天的这套体系把顾客都得罪干净了,却一直没有竞争对手出现。其原因,无非是牌照的保护。

私家车在新的 Uber 体系下一定可以解决税务问题,可以更好的服务用户,可以更高限度的利用社会运力,甚至,减少排放。

最后的话:

今天最成功,最先进的互联网商业模式,无论 Uber 还是 Airbnb,背后的思路都是撮合个人多余资源促成交易。成本更低,效率更高

而 Airbnb 已经成为了今天全球最大的酒店连锁。

而面对更先进的模式,法规是否落后了? 广州 UBER 被查 UBER 称工商部门例行检查,理由就是私家车不能运营。我们为什么不换个思路:

法规怎样进化,可以让私家车运营?

政府到底是在乎让服务那么烂的出租车公司在竞争中落败,还是

可以更好的服务用户?

更高限度的利用社会运力?

更少的排放?

还有,规范私家车运营带来的税收?

都是税金,从私家车那里收和从拍照持有者那里收有什么区别?

为什么拒绝前者?

饿,我是不是说多了?

但是,我们能做的,也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为 Uber 发声而已吧。或者,这其实是为我们可以有选择的权利发声,为抵制拒载发声

今天我不挺 Uber ?明天,我就要回到烈日下,一次次的祈求那些牛逼哄哄的出租车司机。

成为十亿分之一

成为十亿分之一

微软希望 Windows 10 三年 能售出 10 亿台设备,这一次我应该不再是尴尬的「百分之一」,而是十亿分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