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第一核弹教父,黄仁勋

Chage |

一卡一栋楼

两卡毁地球

三卡银河系

四卡创世纪

————教父语录

在我还小的时候,就曾听说过比尔盖茨家庭贫困在马路边擦皮鞋的故事,后来年龄大了以后,又听说了乔布斯吸毒泡妞成瘾的典故,当我自以为已经摸清了一些IT成功人士的门道之时,我听说了黄仁勋。

1.东方人的天分

1963 年,这是不怎么太平的一年,这一年台湾还是蒋介石当政,周总理还在强调着一纲四目,海峡两岸人民还在为了统一问题闹的不可开交。

而在这一年的 2 月 17 日,诞生了两位对未来造成了巨大影响的人物,黄仁勋和乔丹。

黄仁勋的父亲是一位化学工程师,母亲是一位教师,在这种技术型家庭里,儿时的黄仁勋就展现出了核武器研究上的极高天分,在他还在读小学时,他就会经常和比他大一岁的哥哥一起研究新技术,比如在游泳池上洒满可燃物,然后点燃整个水面,再一头扎进去体验火海的刺激快感,这类高超的技术活远不是现在的小孩过年放放鞭炮所能比的。

在黄仁勋 9 岁时,他和哥哥被父母送到了美国,原本父母想着两个孩子能去美国找舅舅接受点好的美式教育,然而结果却是穷困潦倒的舅舅把这茫然的两兄弟送到了当时不怎么太平的肯塔基州,并在一家教育条件极其落后的乡间学校里给他们混了个位置,在肯塔基州的乡间学校里,黄仁勋体会到了他人生最大的跨度,从台湾式的「早上好」到美国式的「what the fuck」,他只用了 15 个小时的航程。

在学校的日子并不好过,瘦弱的亚洲人在当地一直面临着受欺负的困境,黄仁勋在这样的环境下却出人意外的混的风生水起,成绩好,话不多,能干的干,该学的学,再加上底子里的那股子浩然正气,比起一些成天脸上挂疤,身上带家伙的坏学生,黄仁勋反而显得要靠谱的多,也因此,他结识了一帮打架是把好手,本性也不坏的朋友。

但这都不是重点,黄仁勋依靠他出色的中国式读书技能,顺利的考上了美国西海岸的俄勒冈州立大学,并且开始了研究核武器的第一步,学习电子工程。 在西海岸的那几年,黄仁勋成了人生赢家,不仅学到了一身核弹研究的基础技能,还泡到了心爱的妞,而我们摊开美国地图来追寻一下黄教父的路程就可以看到,不远千里从肯塔基州跑到美国西海岸的黄仁勋明显早就打好了算盘,他想去旧金山,他想去硅谷,他想干一番大事业。

2.养精蓄锐

1983 年,中国正忙着严打,苍老师和金三胖才刚刚出生,大洋彼岸的美国才刚刚确立了 TCP/IP 协议。

而我们的黄教父,此时在哪?他去了 AMD!!

深入敌营才能知根知底,我们的黄教父在 1983 年毕业后,踏着 IT 的浪潮,大摇大摆的踏进了他这辈子最大的敌人 AMD 公司的大门,并做起了 AMD 的微处理器设计师。现在回头再看 20 几年前他的这一举动,不由得让我们肃然起敬,黄教父与AMD在核武器事业发展上的梁子,早在 30 多年前就已经结下了。

1985 年,黄教头在打通敌人内部后,转而跳槽去了 LSI,做起了图形设计的研究,这一年超级马里奥兄弟刚刚问世,被迫从苹果离职的乔布斯正处在他人生的低谷,在这个 IT 格局还不明朗的时期,我们的黄教父则忙着在 LSI 吸收大量的经验,人脉以及资源。作为当时在加州一家有名的半导体企业,黄仁勋在 LSI 所展现出来的并不是他过人的技术实力,而是精准的营销潜能。

黄仁勋在 LSI 几年里,展现出了极佳的销售天分,这使得 LSI 在 Soc 的销量上得到了突飞猛进的增长,在短短三年时间内,黄教父就做到了 Soc 市场部的负责人,并以出色的业绩征服了公司的许多高管,而在 LSI 工作的那几年,他还再次以中国式读书技能天赋加成,拿下了斯坦福大学的硕士学位,并结识了 Sun 公司的两名工程师克里斯 (Chris Malachowsky) 与普雷艾姆 (Curtis Priem)。

核武器事业的发展需要机缘,这两名来自 SUN 公司的工程师给黄仁勋描绘了一个无限宽广的图形处理器市场,1993 年,做图形芯片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在当时的硅谷,对图形芯片有所涉及的企业多达 120 家,我们的核弹教父在深知做大不易的情况下,还是毅然决然的扎进了核弹研究的红海。

30 岁的黄仁勋,在经历了他人生的潜伏期之后,一跺脚,一咬牙,放弃了在 LSI 的工作,和这两名工程师合伙开始了新征途。

一家核武器工厂(NVIDIA)就此诞生了。

3. 核武器工厂

在 NVIDIA 创立两年后的 1995 年,黄仁勋和他手下的一帮子工程师憋出了第一个大招,NV1,这是英伟达的第一款产品,但最终却以惨败为收场,第一次自己搞产品的黄仁勋并没有摸清图形市场的玩法,他带领 NVIDIA 做出来的这块NV1是一款地地道道的杂交产品,把声卡、控制器等部件通通的塞进了这块 NV1 中,同时当时的市场上也没有统一的图形标准,黄仁勋在 NV1 上花费大量精力去研发二次材质贴图 (Quadratic Texture Maps) 标准,然而最终,这家当时的小厂并没有掀起太多波澜。

黄仁勋创立的这家核武器工厂在还没开始制造出震惊世界的核武器之前,就遇到了资金链等多方面的困难,在 NV1 失败后,濒临灭亡的 NVIDIA 不得不四处求救,正是这时,NVIDIA 的大救星,日本世嘉出现了。

就如大旱之后的甘露,日本世嘉当时正忙着进行世嘉土星的开发工作,作为最早接触世嘉的 NVIDIA,在经过初步协商后,世嘉就决定给予 NVIDIA 700 万美元的资金支持用于新游戏主机的显卡芯片研发。

但在之后 NV2 的研发阶段,黄仁勋抱有期望的二次材质贴图标准被发现出有技术缺陷,世嘉立马掉头转而去找当时另外的两家图形公司 NEC 和 3dfx 寻求解决方案,NV2 最终难产。

NVIDIA 在黄仁勋的带领下,已经处在倒闭的边缘,但在这个时候黄仁勋一咬牙,做了一个改变了 NVIDIA 的重大决定。

抱大腿。

1996 年底,NVIDIA 的第三代新品 NV3 RIVA 128 横空出世,而它最大的改变就是开始支持 Directx 5。

有句老话说的好,大树底下好乘凉,黄仁勋绑上了当时如日中天的微软。

硬件说到底还是需要软件的支持,微软当时发布的 Windows 95 给 NVIDIA 提供的软件生态让 NVIDIA 尝到了甜头。

而不仅是微软,黄仁勋同样找到了一位技术狂人 David Kirk 担任 NVIDIA 的首席科学家,这位 David Kirk 是当时美国为数不多的图形技术研究界的大牛,之前曾任视频游戏制作公司 Crystal Dynamics 的首席科学家兼技术主管,并且有非常多的图形技术专利,更持有持有麻省理工学院机械工程理学士以及理科硕士学位、加州理工学院计算机科学理科硕士以及博士学位。 同时,不仅是技术研发,黄仁勋还飞回台湾老家和当时的台积电谈起了合作,敲定了代工模式的方案,并开始在公众面前宣传他的「黄氏定律」。

「每 6 个月就要让显卡的图形性能翻番。」

黄教父想靠着这股子冲劲去征服整个图形界,即使他自己也不知道是否能做到如此快的增长速度。 黄仁勋盘活了 NVIDIA,在一年不到的时间内,NVIDIA 的第三代产品 RIVA 128 的出货量就突破了 100 万枚,然而这还没有结束。

1998 年 NVIDIA 一鼓作气,推出了下一代的性能之作,它叫做 NVIDIA TNT!

当时 NVDIA 的竞争对手 3dfx 已经推出了 Voodoo2,黄仁勋多次表示,我们的目标不是别的,就是在性能上干趴 3dfx,而事实上他也做到了,TNT 成功了完成这一使命,在 1998 年,TNT 基本上是市面上最快速的显卡,没有之一,当时 90MHZ 的频率以及支持 Directx 6 等特性使它成为了玩家圈里名副其实的明星产品。

而这还没有结束,疯狂的黄仁勋为了兑现他的承诺,在仅仅 6 个月之后,就推出了下一代的重磅产品,TNT 2,这是 NVIDIA 第一代细分的产品,也是当时的王牌级性能产品,在高端的 TNT2 Ultra 中,NVIDIA 一口气把显卡的核心频率拉到了 150MHZ,其性能远超当时 3dfx 等一众竞争对手,成为了当时市面上的显卡性能霸主。

而黄仁勋还没有止步,在 1999 年的 8 月,他用一款跨时代的产品,确立了整个 NAVDIA 的市场地位。

这一年,黄仁勋拿出了他的第一颗核弹,GeForce 256,他还给这颗核弹配上了一个响亮的新名字,GPU。 这是世界上第一块 GPU,也是延续至今的 GeForce 核弹家族系列的元勋,GeForce 256 采用了 0.22 微米的制程工艺,拥有 2300 万个晶体管,同时配置了当时顶尖的 DDR 显存,并支持了先进的 T&L 技术,它以当时强悍的性能和一系列的新特性成为了 2000 年时代名副其实的显卡霸主。

同样在这一年,NVIDIA 在纳斯达克正式上市了,黄仁勋从 0 做到上市,他一共用了 6 年。

之后就是 NVIDIA 在核武器制造行业的称霸时代,从 1999 年至今,NVIDIA 已经在核弹研发上走过了 30 几代产品,2GTS、GeForce 3、GeForce 4Ti、 GeForce FX5800、GeForce 7800GTX、GeForce 9800GTX,再到如今的 GTX780、GTX980、TITAN Z、GTX 1080,黄仁勋和他的核弹家族一直保持着在图形芯片领域上的霸主地位。

4. 核弹教父

黄仁勋在英伟达的这 10 几年犯过很多错误,他踏进过主板、CPU、移动互联、芯片组等多个领域,然而最终依然只有制造核弹才是他的主业,在 2002 年的时候,他深陷财政虚报的丑闻中,在 NV30 之时,NVIDIA 的产品被爆出性能缺陷,而受到全世界玩家的讨伐,股价一度从每股 70 美元跌到 7 美元。

但他都挺过来了,他用他身上东方人的那种敢拼、耐打、专注的特质,一次次拯救了深陷泥潭之中的 NVIDIA。

我们看到过无数的半导体、高科技、互联网企业在这几十年不停的更换掌舵人,而黄仁勋在经历了 NVIDIA 23 年的发展之后,却依然稳稳的坐在头把交椅上。

这是来自核弹教父的硬实力。

「NASA 在向全美人民宣称要登月的时候,他们其实完全没有掌握任何的登月技术。」

「而当我造出世界上第一块 GPU 的时候,我又怎会想到。」

「它其实完全可以用来毁灭地球啊!!」

少年!是时候装备最新的 GTX 1080,再次跟随者黄教父的脚步去毁灭地球了!!

秒懂 iPhone7 Plus 的双摄和华为小米的区别

秒懂 iPhone7 Plus 的双摄和华为小米的区别

iPhone 7 Plus : 两个相同的彩色 cmos ,不同的镜头。 华为:一个彩色 cmos ,一个黑白 cmos 。相同的镜头。 小米:一个彩色高像素 cmos ,一个彩色低像素 cmos 。镜头相同或不同,但是有不同的焦点设置。 1 苹果的双摄模式,基于他对单个 cmos 的效果足够自信。那么多出来一个 cmos ?那就利用望远镜头获取更多信息。 也就是说,虽然双 1200